当前位置: 首页 » 黄金热点 » 房地产 » 正文

去库存和去杠杆的区别息 去库存和去杠杆是什么意思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4-13  浏览次数:42
核心提示:在实体经济与金融业协调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或自身难以克服的矛盾,如待安置工人的
在实体经济与金融业协调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或自身难以克服的矛盾,如待安置工人的增加、职工收入的减少等,这就需要各级政府部门推出相关配套改革政策措施,社会各方提供必要帮助。针对于此,从中央到地方及各类市场主体,应当积极贯彻中央提出的五大政策,即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如此将大大减轻三去任务完成过程中的阵痛。
去杠杆是什么意思
当资本市场向好时,这种模式带来的高收益使人们忽视了高风险的存在,等到资本市场开始走下坡路时,杠杆效应的负面作用开始凸显,风险被迅速放大。对于杠杆使用过度的企业和机构来说,资产价格的上涨可以使它们轻松获得高额收益,而资产价格一旦下跌,亏损则会非常巨大,超过资本,从而迅速导致破产倒闭。金融危机爆发后,高杠杆化的风险开始为更多人所认识,企业和机构纷纷开始考虑去杠杆化,通过抛售资产等方式降低负债,逐渐把借债还上。这个过程造成了大多数资产价格如股票、债券、房地产的下跌。

综合各方的说法,去杠杆化就是一个公司或个人减少使用金融杠杆的过程。把原先通过各种方式(或工具)借到的钱退还出去的潮流。
单个公司或机构去杠杆化并不会对市场和经济产生多大影响。但是如果整个市场都进入这个进程,大部分机构和投资者都被迫或主动的把过去采用杠杆方法借的钱吐出来,那这个影响显然不一般。
在经济繁荣时期,金融市场充满了大量复杂的、杠杆倍数高的投资工具。如果大部分机构和投资者都加入去杠杆化的行列,这些投资工具就会被解散,而衍生品市场也面临着萎缩,相关行业受创,随着市场流动性的大幅缩减,将会导致经济衰退。

 至2015年末,银行业各项贷款余额为98.1万亿元,比2010年末增长95%,在贷款余额快速增长和不良贷款率上升的情况下,银行业不良贷款总额也在增加。截至2014年末,全国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余额为15.4万亿元,地方政府或有债务达8.6万亿元。客观地说,背负着高杠杆的主体,主要是各类企业和地方政府。

  从上述数据来看,去产能、去库存太快或太慢都不利于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防风险和惠民生。如果去产能、去库存太快,自然会使经济增长速度和GDP规模过快下降,银行不良贷款率过快上升,金融风险加大;如果去杠杆太快,则会使部分企业资产负债快速恶化、地方财政金融风险较快上升,同时使银行业不良率较快上升、盈利较快下降。因此,去产能、去库存要与去杠杆协调推进。
 总的来说,为适应和引领新常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都要积极开展,但更要强调协调推进,综合施策、有机统一,以便取得最佳效果。
 积极协调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其含义是指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都不能太快或太慢,而要适度;三者之间大致步调一致,即要保障产业结构升级换代、新旧动力转换、经济提质增效、就业收入增长等目标协调实现。譬如,按照国务院对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的有关部署,今年将加快对这两大行业去产能的步伐,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当年或一年之内将钢铁行业约30%以上的过剩产能、煤炭行业约35%的过剩产能给强制削除掉。如果这样,就意味着要关闭全国约三分之一的钢铁厂和煤矿,势必严重影响经济增长、职工就业等目标,还可能引发社会问题。当然,如果一年之内只去除钢铁、煤炭行业百分之一二的过剩产能,这将几乎看不到任何效果,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因此,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一定要积极和适度,即要制定三年至五年计划,每年应当去掉一定百分比如5%至10%的过剩产能。这个度的把握,就在于有助于结构升级、动力转换、提质增效、就业增长和收入增长等目标协调实现。对当前约720万套的商品房库存开展的去库存工作,也宜照同理进行。

  协调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应当处理好实体经济和金融业的协调发展关系,即促使实体经济的去产能、去库存与金融业去杠杆的协调推进。从形成实体经济过剩产能、房地产过多库存的原因分析,一方面实体经济主体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主观上调动各种资源,包括加大融资负债,从而累积了过剩产能、过多库存;另一方面银行业机构及各种影子银行在短时间内集中给予实体经济主体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过多的贷款和融资,客观上助长了过剩产能、过多库存的严重程度。因此,去产能、去库存与去杠杆实质上是同一事件的两个方面,即实体经济(包括房地产)要去产能、去库存,金融业要去杠杆。这就要求实体经济与金融业同步开展、协同推进去产能、去库存与去杠杆这一系统工程,实体经济主体企业和房地产开发商要有计划、积极主动地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同时银行机构和影子银行要积极引导和协调配合它们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通过一段时期的持续努力,才能使实体经济主体企业的过剩产能和房地产开发商的过多库存减至合理度,并使其负债率降低到能够持续负担的程度,同时银行机构和影子银行的杠杆率才能回落到合理度,才能保障金融业自身业务和盈利能力稳步提升、不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在这一过程中,实体经济各类主体要转型升级、结构优化、技术进步、提质增效,金融业要提升为实体经济提供金融创新服务的支持力度。
去库存
 去库存化分成两类,即狭义库存和广义库存,相应地有狭义去库存化和广义去库存化。中金报告指出,狭义去库存化仅指降低产品库存水平,譬如企业降低原材料库存,这一点可能较快实现。广义去库存化,即消化过剩产能的过程不会很快结束,投资过度和消费不足,使得消化过剩产能要比狭义的去库存化更长期、更痛苦。

狭义去库存化对于经济的影响不能过分夸大,这是因为:一是中国过去亦经历过了狭义去库存化,譬如2005年企业降低库存水平,但期间并未使得经济大幅下滑,GDP增速仍节节攀升;二是中国的库存变动占GDP的比重,自2000年之后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大幅下降至2.1%左右,远低于2000年之前1980年至1990年代6.1%的水平,反映了科技进步使得企业的存货管理水平得到较大提高,这一趋势也降低了去库存化对于经济的影响。因此,简单的将目前的经济下滑完全归咎于去库存化是不合适的。
中国近年来多数工业品产能扩张了数倍,且2007年至2008年的在建产能仍规模巨大,将于未来逐渐释放,这一产能过剩的严重性从宏观层面的投资与消费失衡局面就可见一斑。中国投资率(资本形成占GDP的比重)近几年不断高企达到43%,不仅远高于中国自身过去多年38%的平均水平,也远高于其他国家的峰值水平;与此相反,中国消费率则不断降低,从过去多年的平均水平59%降至目前的50%左右,更低于其他国家的正常水平(70%左右)。
去库存和去杠杆最新消息
按照中央提出的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2016年经济工作有五大任务,即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在当前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形势下,如何促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这三大任务协调推进、取得最优效果,在相当程度上关系到五大任务的顺利完成。

 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其实是针对过剩产能、过多库存、过高杠杆的严峻现实问题或矛盾而提出来的有效对策。这三大任务之间有内在的逻辑联系,需要协调推进,方能顺利完成。
 我国经济在过去长期过度强调需求侧管理的引导下,积累了严重的产能过剩、库存过剩和过高杠杆。以典型数据来说明,目前全国钢铁行业的生产能力大概在11亿吨至12亿吨,而全国的消费只有6亿吨至7亿吨,钢铁产能过剩;2015年,煤炭行业的总产能有57亿吨,产量36.8亿吨,产能利用率约为65%。从房地产的库存情况看,至2015年末,商品房待售面积达71853万平方米,创下历史新高,这近7.2亿平方米的商品房库存,相当于720万套住房库存。从经济学角度来分析,当前严重的过剩产能、过多库存都是商品供给大大超过有效需求的表现。

 过剩产能、过多库存的成因,除了此前4万亿元一揽子刺激计划外,还有经济中的加杠杆行为——杠杆率的反复上升,客观上加重了产能过剩和库存过多的严重程度。为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不利影响,银行业对钢铁、煤炭、水泥、房地产等行业给予了增速过快的信贷投放,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在地方政府的极力支持下,获得了银行业的巨量信贷投放和信托业的大量高利率融资。
 
 
[ 黄金热点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黄金热点
点击排行